:::
:::

療養院

  從日治時期開始,臺灣出現了許多療養院。從十九世紀末進入臺灣以來,一些傳染病,例如黑死病、天花、瘧疾等,透過當時日本已經掌握發展的醫療知識技術、警察行政機器的控管,頗有成效,遏阻了大規模的傳染病流行。但是當比較急性的傳染病獲得控制,臺灣因為社會習俗、衛生與營養、環境變化等所引起比較慢性的疾病與「惡習」、特別是與傳染有關的慢性疾病,例如肺結核、癩病等逐漸成為臺灣總督府所需要面對的新問題。傅大為指出,面對這些慢性惡習與疾病,近代殖民國家的統治,有另外一套的醫療與社會控制的手段來進行,例如透過系統性的空間隔離與身體規訓,也許重點不在治療,但是透過療養院、矯正院、隔離醫院等這類空間隔離的院所設置,反而能夠顯示帝國的社會控制能力、還有他開明理性的管理權力。

       舉例來說,1914年,日本通過了「關於設置肺結核療養所」的法律,在無力醫治結核病的年代,政權企圖一方面以隔離的方式來防制結核傳染、另方面也顯示日本政府的人道與理性,以建造公立療養所的方式來照顧結核病患者。1914年,錫口養生院竣工,最初只設有29個病床,為臺灣最早的結核病患收容機構。1925年,錫口養生院改稱為松山療養所,並改隸於臺灣總督府,由中央直接管理。1930年成立的臺灣總督府癩病療養樂生院、1934年成立的臺北養神院,至1979年遷至桃園市,更名為臺灣省立桃園療養院等等,皆可視為代表,常是現代社會團體爭取醫療人權的標的與場域。

  回上一頁